“三栖牛散”李绍君强势进入定向增发领域 ,,

“三栖牛散”李绍君强势进入定向增发领域 ,,

2018-05-22 17:23 作者:小编

2011年第一家定向增发公司股份上市在即,记者发现,参与申购的二位自然人股东中,一位是40岁的牛散李绍君,另一位年仅24岁的吴熹则神秘异常。

24岁花样男4000万认购500万股 1月5日,澳洋科技(002172.SZ)发布定增上市公告书,增发价为8.10元/股,按当日收盘价9.30元计算,尚未上市,参与增发的投资者账面浮盈已有14.81%,达4100万元。

其中,富通银行等4家机构投资者获利2960万元,而中年男人李绍君和24岁的吴熹则已获益近1200万元。

澳洋科技的增发方案数次变更,但无论价格和发行规模如何改变,均死卡募资规模不变者在上市公司中较为少见。其实,少见的还有参与增发的自然人的身份。

公告披露,吴熹以8.5元/股的申报价获得500万股配售额,李绍君则以8.2元/股申报获配450万股,两者分别投入资金4050万元和3645万元。

其中,吴熹身份证号码提示为1986年3月出生,地址为江苏省吴江市震泽镇八都董闸路175号。以24岁的年纪投资4050万元,吴熹的身份令人生疑。

但记者多方查找均未获得吴熹的真实身份,除地址与通鼎光电(002491.SZ)所在地同属震泽镇八都外,网络搜索亦未见其他投资情况。澳洋科技亦拒绝透露其详细情况,称“没有见过这个人”。

从李绍君身份证号码可以判断出,他曾于2010年7月现身新大陆(000997.SZ)增发。

从澳洋科技股价趋势看,增发价处于2009年以来的低位平台,此次参与增发二人的收益极具安全保障。资金投入一个月不到,两人浮盈分达600万元。

 增发狂人李绍君 这应该算牛散李绍君的又一成功投资案例。历史资料显示,2007年前,李绍君主要在二级市场投资,被称为最牛散户之一。

2003年1月,李绍君首次出现在*ST国发(600538.SH)的IPO股东名单,持有12万股,位列第十大内部职工股股东。*ST国发每股发行价6.69元,上市首日收盘价14.23元。若按发行价计算持股成本,上市首日李绍君即获得112.71%的投资收益率。

2004-2006年,李绍君先后出现在华立药业(000607.SZ)、罗顿发展(600209.SH)和昌久生化(600228.SH)的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其中,2004年中期持有华立药业57.28万股,其后各有增减,2006年中期变更为76.97万股。记者仔细观察华立药业这两年的股价走势及李绍君持股变化,其数度低进高出的精准手法让人叹为观止。

此外,2004年上半年,李绍君持有罗顿发展37万股,到2006年一季度,持有29万股。2005年一季度,李绍君持有昌久生化26.23万股,2006年二季度增持至33.75万股。李绍君在该两只股票上的盈利不可小觑。

2007年,李绍君以150万股出现在三峡新材(600293.SH)股东名单中,但5·30后该股连续下挫,到7月才止跌回稳,当年10月收复跌幅,李绍君借机减持,年底仍持有125万股。其后一年半,三峡新材由10元跌至最低2.28元,李绍君持股未变。2009年下半年,三峡新材由7元快速涨至2010年最高的19元,李绍君成功解套后从股东名单消失。

或许是三峡新材的套牢,2007-2008年,李绍君渐渐淡出公众视野,未出现在第二家上市公司的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

经过暴跌洗礼后,李绍君改道风险较小的股权投资。

2008年11月26日,李绍君以1068万元拍得博盈投资(000760.SZ)635.83万股,每股成本仅1.68元。2009年解禁后,李绍君悉数抛售,盈利至少达5900万元,这笔不到一年的投资,收益率高达5倍有余。

2009年8月,李绍君再次通过司法裁定获得404万股东方金珏(600086.SH)。期间东方金钰股价均值为8.5元。2009年底东方金钰股价维持在10元水平,李绍君持股未变动。2010年一季度,东方金钰涨至12元,二季度回落到9.5元,李绍君将解禁后的284万股减持,剩余120万股限售股。

2010年7月后,东方金钰强势拉升,12月达32.77元,李绍君持股半年内市值增加近3000万元。如果司法裁定时市场价作为成本价计算,浮盈超过1倍。

进入2010年,李绍君强势进入定向增发领域。去年5月、7月和12月,分别以2630万元、4500万元和3645万元参与南通科技(600862.SH)、新大陆和澳洋科技的定向增发,分别获配341.56万股、600万股和450万股。

截至1月5日,其上述三股的投资收益率分别为55.06%、160.93%和14.81%。

2010年11月,李绍君曾参与康恩贝(600572.SH)定向增发询价,但因其9.81元的申购价低于15.21元的发行价而无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