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慧琳潮女变潮妈:有儿子很满足不打算要女儿,,

陈慧琳潮女变潮妈:有儿子很满足不打算要女儿,,

2018-04-20 05:12 作者:小编

南方都市报讯 陈慧琳因为两个儿子,身体、生活心态、打扮、性格通通都变了,由潮女进阶潮妈,是顺利过渡,还是困难重重?专注家庭,退下吸金女王宝座,可惜吗?亲子生活是苦是乐?有何教子秘方?对儿子有什么期望?天后与丈夫如何维系夫妻感情?恨女恨到发烧,会继续追生女吗?

陈慧琳腾出两小时亲子时间,与我分享她的潮妈之路。

 A

潮妈修身经

曾经的急性子开始变得有耐性

去年三月诞下次子刘琛(小龙包)至今9个月,陈慧琳已完全修身,状态回勇,她自己甚满意,“虽然还差几磅才回到产前体重,但人人都说我饱满了更好看,我也觉得是,从前为了要把演唱会的歌衫穿得好看,坚持要瘦瘦瘦,瘦得像骷颅骨,自己也觉得吓人,现在皮肤有光泽,看上去很精神,不化妆也不残。”

注重健康的陈慧琳,依照医生指示做产后进补,坐满月子才开始修身,过程中,她察觉身体起了变化,“从前节食几天便要马上减磅,生了小龙包后需小心饮食,戒油炸食品,又要戒甜,还要每天运动20分钟减磅。”爱美的陈慧琳向来时装天天新款,走在潮流最前端,成为潮妈后,她已少穿短裙和较低胸的衣服,“带孩子要爬高蹲身,穿裤子比较方便,他们又会在你身上乱动乱扯,上衫领口一定要高以防走光,跟他们一起我不会穿高跟鞋,改穿波鞋,走动比较自如,总之干净舒服便可以了。”

她出名性急,说话节奏快人八拍,答问题简而短,眼前的她说话节奏明显慢了,答问题详尽了很多,她承认:“生了虾饺仔(大仔刘升)后,就开始变得有耐性,因为教导孩子是要不断将同一番话讲很多次,我送他上学要提前20分钟准备,提醒他穿上鞋子,我不准保姆替他穿,训练他自己动手,可是他太不专心,很多时穿了一只鞋,便被其它东西吸引去玩,要不停地叮嘱他快把鞋穿上。有时甚至会提前一小时替他穿衣服上厕所,久而久之,训练出耐性来。”

 B

潮妈事业经

曾经的工作狂接活更有选择性

如果陈慧琳要外出工作更大阵仗,“我要提早化妆,造头型,以防儿子在我出门前向我撒嗲,不让我走,我会疯了,阵脚大乱,只不停哄他、逗他,什么都不理,从前我出门不知多爽快,穿上鞋便走,用不上一分钟,现在起码要提前一个小时做准备。”

为了迁就儿子,陈慧琳连做运动也在家中看影带自学,“早上送了虾饺仔出门上学,在细仔小龙包未睡醒,我便要将要做的事做好,例如做运动或工作安排等。”

会不会觉得做潮妈很困身?“看着两个儿子,他们不用做什么,我也很开心,我很享受亲子生活,但长期这样会闷,所以要出来工作透透气。”她现正赶推出最新广东大碟,满足一下爱她歌的歌迷。

未婚前的陈慧琳,工作不断,尤其凭《大长今》主题曲在内地爆红后,接骚应接不暇,一个点接一个点地跑,试过一个月做二十多场骚。“最高纪录是一个星期没返香港,每朝起床后便乘飞机或坐车去另一个地方,抵埗后不久便开骚,翌日又如是。”连频频在内地开骚的谭咏麟也甘拜下风。

现在她不舍得两个儿子,“我会接一些简单的工作,要离港也是早去晚返,不过夜,最近算是好一点,去巴黎工作,忍心逗留了三天,但已急着飞回来,换作从前,我留下来一个星期狂买新装,乐而忘返。”

心态变了,儿子比一切重要。

 C

潮妈亲子经

曾经的天后在儿子眼里是个“模特儿”

陈慧琳将人生的焦点,由事业转到家庭,把全部精力放在一对儿子身上,虽是新手妈妈,但非常积极投入,又不至于成为“怪兽家长”,孩子未满一岁便已送他上不同的兴趣班、学习班,“虾饺仔暂时只是上学,没去任何兴趣班,他年纪还小,不用急,再过半年才开始也不迟。

现阶段,陈慧琳正为虾饺仔投考小学而头痛,“为此很烦恼,我不断做数据搜集,四处问朋友,所有心仪学校的开放日都去参观,有朋友的儿子比虾饺仔年长一岁,我很留意他们读成怎样才作决定。”经常接虾饺仔放学的潮妈,已经跟其他家长打成一片,互换带孩子心得和互通学校情况,”我们常通电话,保持联络,大家都是为孩子好。“天后跟普通妈妈没分别。

虾饺仔知道妈妈是天后吗?同学仔有她的小粉丝吗?

“他们年纪太少了,不会留意这些。虾饺仔则以为我是模特儿,他跟A lex(陈慧琳丈夫刘建浩)一样,很喜欢看汽车杂志,他翻看时,看见汽车旁站了个女生,他问我她是谁,我说她是模特儿,他觉得很得意,不断重复‘模特儿、模特儿’,几天后,我跟他坐车,途经的地方有我代言的大型广告牌,他好奇问为什么我的相放得这么大放在街上,我告诉他因为妈妈是模特儿。他很开心地说‘妈妈是模特儿’。”

在儿子面前,天后变模特儿。

虾饺仔遗存了爸爸妈妈的优良基因,“他似我和A lex,性格很温顺,易教,会听道理,不算顽皮,无须体罚,很乖。”很多家长要花时间教孩子礼貌,陈慧琳没这方面的烦恼,“虾饺仔会自动自觉跟人打招呼,很有礼貌,这跟经常有工作人员来我家开会有关,他习惯见到很多大人,不会害羞。”

在教导儿子方面,陈慧琳和丈夫也有分歧,“A lex觉得我应该更严厉管教儿子,他整天上班,放工回家只看到我和儿子相处的片刻,而不知道之前我已教了他很多,再说下去A lex便会发脾气,在他发脾气前,我会马上走开,这样可以避免吵架。”夫妻懂得如何相处,少吵架,感情更好。A lex希望扮演严父的角色,“他根本不懂发恶,只是装凶作势,吓儿子。”A lex希望扮演严父的角色,“他根本不懂发恶,只是装凶作势,吓儿子。”

 D

潮妈齐家经

从不做“跟得”太太,对老公百分百信赖

A lex打理家族的丝花生意,工作繁重,对于陈慧琳的工作,从不过问。“他有时甚至希望我忙碌一点,他便不用留在家中陪我,可以跟朋友去酒吧饮酒、打桌球、掷飞镖,轻松一下。我对这些玩意都没兴趣,跟他的朋友又谈不来,会发闷,他要分心照顾我,又要担心我被陌生人搭讪,不可以尽兴,所以我从来不做跟得太太。”她百分百信任A lex,不担心有女性诱惑高大有为的丈夫,“要搞男女关系不一定要在晚上,上班时间也可以搞,那又何必乱猜疑?”

两夫妇,亲子各司其职。“虾饺仔最喜欢听我讲故事,同一个故事可以重复又重复听上十次八次也不厌,跟我比较静态;跟爸爸可以玩得很疯,爸爸够体力,将他举得很高,抛来抛去,又会跟他玩骑膊马,跪在地上扮牛牛给他骑,这些体力劳动的游戏我不会跟儿子玩,他们两父子不知玩得多开心。”A lex独家提供刺激玩意培养父子感情。

陈慧琳正在戒掉一个陋习,任你怎样猜也猜不到是什么——— 戒说话粗俗。

“在家中,A lex爱戏弄我,我们玩得很疯,我会不经意地叫道‘死开啦’,又或会讲‘好笑得连阿妈都不认得’之类,A lex提醒我,儿子日渐长大,会模仿我们的行为和说话,嘱我要戒,反而A lex从不讲这种话,所以我切记要戒。”从陈慧琳的闲话家常,可见她与A lex甚有情趣,两公婆会在家耍花枪,深信陈慧琳为了一对‘点心儿子’定能戒掉市井话。”

A lex对陈慧琳甚具影响力,她在圈中有“打底王”(即永远做好防止走光措施)美誉,无论用任何角度影她,她都不会走光,甚至不会疑似走光。“我和A lex在美国读书时已开始拍拖,一次跟他约会,我穿恤衫,打开了领口几粒纽,没走光,也不性感,他却要我把纽扣上到喉咙,看上去很老土,激得我要命,但后来习惯了,以至于入了娱乐圈也如是,结果钟珍(经理人)受我影响,比我更紧张谨慎。”钟珍事无大小都会为她打点,经常替她接虾饺仔放学。她忙,钟珍会代她带儿子。

自知身在福中,身边有很多人保护她,陈慧琳坦言,她从不会失眠,“我从不会自寻烦恼,也从未有过危机感,不会杞人忧天,有时失眠是怕翌晨起不了床不敢睡所致,我有很多可信任的人替我解决烦恼。”

kelly一直希望追个女儿,前年用人工受孕怀了孖女,当时她对我说是惊多过喜,没想到孖女胎死腹中,陈慧琳很伤心,为免外界诸多揣测,她主动公开坏消息,“忽然肚皮扁平了,人人看到,骗不了人的。与其大家乱猜,我才出来澄清,不如自己清楚交代一次。”坦诚是陈慧琳受传媒欢迎的原因之一。她已放弃了追女的念头:“从前有个错误观念,以为男孩比较难带,可是有了两个儿子后,觉得他们很可爱,所以不打算再追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