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生产成本提升美国制造回流潮起,,

海外生产成本提升美国制造回流潮起,,

2018-04-20 04:22 作者:小编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贸易研究室主任宋泓认为,回流是一些企业有意而为的举动,或者说是金融危机后,没有更多的美国企业往外走,加上目前美国包括投资成本、土地租赁以及工资待遇等生产要素都发生变化,这些形势有利于制造商回流。

曾经一度逐渐远离美国本土的制造业,如今有了考虑回归的迹象。

当地时间7月2日,欧洲飞机制造商空中客车公司宣布,将在美国亚拉巴马州莫比尔建立空客A320系列飞机总装线,在美国总装并交付空客A320系列飞机,这将成为空客第四个飞机总装线,也是该公司在美国的首个总装线。

有分析称,空客此举不仅意味着可以与竞争对手波音公司争抢更多美国市场份额,从另一个侧面也反映出,制造商们开始考虑回到美国制造产品。此前由于劳动力成本优势以及供应商等原因,制造巨头都将工厂设在中国或者亚洲其他地区。

回到美国本土制造的不只是空客,还有网络巨头谷歌。谷歌将其最新的无线家庭媒体播放器Nexus Q选择在美国本土制造,而非外包给亚洲厂商。

空客美国落子

事实上,早在2005年,空中客车的母公司欧洲宇航防务集团(EADS)就已流露出在莫比尔建厂的意愿。当时,欧洲宇航防务集团正在与波音争夺价值350亿美元的加油机合同,欧洲宇航防务集团选中了包括莫比尔在内的4个城市,不过最终该公司在该项竞标中败北。

不过,空客卷土重来的速度很快。空客称,总装线的建设将于2013年夏季开始,2015年开始组装飞机,包括A320、A319和A321飞机,2016年交付首架飞机,到2018年总装线年产能力将达到40到50架飞机,该总装线计划投资约6亿美元。

作为空客目前最热卖的机型,A320系列虽然占据全球单通道飞机市场53%的份额,但在美国该比例却只有20%,低于其竞争对手波音公司生产的B737系列。即便总装程序在整个飞机制造过程中只是很小的一部分,但在空客看来,一个美国工厂将增强美国客户的信任并获得合同。

美国亚拉巴马州州长罗伯特·本特利称,空客A320系列飞机美国总装线项目将为当地带来1000个稳定的、待遇良好的工作机会。

波音对此则持“保留意见”。

路透社2日援引波音新闻发言人的话称,看到空客承诺将工作岗位移到美国很有意思,无论空客创造多少岗位,与其获得的不合法补贴所带给对美国工作岗位损害相比,是小巫见大巫。目前,波音和空客都互相指责对方获得不合法的补贴。

当然,亚拉巴马州也有其独特的吸引力。

有分析称,空客选择亚拉巴马州,是因为该州更“适合”生产,这里的工人不需要以加入工会作为雇佣的前提条件。这样一来,亚拉巴马州被认为没有像其他州一样“友善对待”工会,反而吸引了国际制造商的进驻,包括梅赛德斯-奔驰、现代以及本田等汽车制造商都将工厂放在了该州。

“1/3美国企业考虑回迁”

如果说空客还不算真正意义上的回归,那么谷歌选择将电子产品放在美国生产而非亚洲,则真算得上回归本土。

上世纪90年代后,包括惠普、苹果和戴尔在内的众多美国科技公司,都将生产外包给亚洲厂商,只留下产品研发和市场部门在美国本土。

谷歌并未透露Nexus Q的生产地址,但华尔街日报分析,在美国国内生产该产品,可以让谷歌在硬件设计的全过程中及时进行测试、微调并更好地控制产品。

卡特彼勒和通用电气早在去年就已经把组装业务放回美国,这么做的还有一些小公司,例如ET水系统公司。

看好这股回流潮的波士顿咨询集团公司的总经理哈罗德·西尔肯认为,在工资为每小时0.58美元的情况下,把车间搬回美国是不可能的,但现在中国沿海地区工资是每小时3到6美元,“这个等式瞬间就被改变了。”

波士顿咨询在4月份的一报告中称,收入在10亿美元以上的美国公司中,有1/3都在计划或考虑把生产车间搬回美国,并预测这股回流将给美国带来200万到300万个工作岗位。

麻省理工学院工程系统专业教授、供应链管理专家大卫·辛奇-利维给出的数据与此类似。其在今年1月到2月间,对105家公司进行的一次调查显示,其中39%的企业正在考虑将部分生产业务转回美国本土。

不过,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贸易研究室主任宋泓认为,回流未必会成为趋势。宋泓向早报记者称,回流是一些企业有意而为的举动,或者说是金融危机后,没有更多的美国企业往外走,加上目前美国包括投资成本、土地租赁以及工资待遇等生产要素都发生变化,这些形势有利于制造商回流。

美国吸引力提升

可见的是,美国眼下拥有不少令制造业回流的吸引因素。

纽约时报中文网6月29日的一篇报道指出,劳动力和能源成本不断上涨导致在中国的生产成本大幅提升;运输成本也在上涨;各家公司也越来越警惕在中国生产产品时知识产权被盗的问题;而成品投入市场的速度也是企业的一项竞争优势,对工程师来说在高速公路上开车10分钟去工厂要比坐16个小时飞机更方便一点。

在美国制造的优势还不止这些。

“在美国进行技术投资的公司更加灵活,更加敏捷。”马林钢丝产品公司(Marlin Steel Wire products)的总裁兼老板德鲁·格林布拉特(Drew Greenblatt)对纽约时报称,这家位于巴尔的摩的公司一直在美国通过自动化技术进行生产,“零部件加工得更快,质量也更可靠。”

奥巴马政府也有意给予制造业政策优惠。

英国金融时报4月的一篇报道指出,美国总统奥巴马的确零零散散地为政府看重的某些制造行业提供了刺激措施2009年的刺激计划就涵盖了针对电池制造商和清洁能源的扶持举措。他将其国情咨文演说命名为“为了美国的长治久安”(An America built to last)。在基本上还处于假想阶段的2013年预算提案中,奥巴马提出将采取措施刺激制造商“回流美国”。

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在其新书中建议,美国可以实施一种企业税法改革方案,将更多的税收优惠给予在国内创造更多就业岗位的企业。他在该书中提到,佐治亚州在学习德国,鼓励该州企业将待遇优厚的制造业岗位从海外回流美国。

就业拉动力待考

但制造业回流究竟能拉动美国多少就业,则要两说。

有分析称,由于高度自动化带来生产率的提高,即便制造业回流也无法弥补美国过去流失的工作岗位,而这正是美国制造业萎缩的原因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供应管理协会2日公布的报告显示,6月份美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下降至50以下,为49.7,低于5月份的53.5,其中包括服装、计算机和电子产品、交通设备在内的9个制造业行业出现萎缩。

且不说,在2011年,制造业只为美国提供了9%的就业。

宋泓表示,由于制造业占比低,即便是回流带来大量岗位,也无法对美国就业产生作用,加上回流的量过小,更别提对中美贸易或者是单纯美国贸易产生积极作用。

“到了经济形势有所改善的时候,企业考虑的是在亚洲设厂还是拉美设厂,随着全球化的加速,制造业外移是必然的现象。”宋泓说。

而且,也并非所有的制造业企业都适合回归美国本土,尤其是一些供应网络和专业技术已发展成熟的企业,再次转移生产位置带来的成本不低,而且美国的企业税也高于多数工业大国。

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今后美国制造商考虑设厂的时候,亚洲和拉美地区并非是惟一的选择,美国本土或许也是考虑范围之一,尤其是一些运输成本极高或者需要贴近用户市场的商品。